首页 > > 七零之病弱原配改嫁后 > 4. 004

4. 004(1/2)

目录

林兰兰的手很冷,跳舞的时候,夏辰安已经领教过,在他喉结上一点,却像着火了般,一发不可收拾地蔓延开,浑身血液都在沸腾,最后汇集到耳根溢出一抹粉红。

这画面就很有冲击感了。

眉眼一如既往,攒着放荡不羁,偏又脸红耳朵红,清纯而害羞。

捡到大宝贝了!林兰兰面无表情地看着夏辰安,眼底浮出一抹亮光,就像沙漠上空最亮的星。

“你们快看,林兰兰跟小夏厂长抱一块了!”有人在喊。

林兰兰随手一指,嗓音淡淡:“你们快看,梁厂长跟唐文莉亲一块了!”

众人马不停蹄转过去,亲嘴可比拥抱更有看头。

舞池摔一地,都是抱一块,唯独他俩亲上了,太凑巧了吧。

无巧不成书,唐文莉可是女主,只要她有心,天下无难事,林兰兰也在看唐文莉和梁其友亲嘴,甚至下意识地舔了舔唇。

夏辰安瞳孔放大,她舔嘴巴干嘛?不会也想亲他吧!

林兰兰取下水壶,仰头喝了两口,见夏辰安盯着自己看,她想了想问他:“你也渴吗?”

夏辰安深吸一口气,压住喉头的痒意,“你、你可以起来了吗?”

妈的!他居然结巴了!夏辰安自己吓一大跳。

林兰兰哦了一声,听话地爬起来,麻花辫垂落,发梢擦过他的脸,夏辰安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心跳,再次狂跳不止,想要出来溜达两圈,炫耀炫耀,他强装镇定,别开眼,看别处。

“兰兰,你听我解释,梁厂长跟我,我们刚刚只是意外,不是你想的那样,都是我的错,跟梁厂长没关系,别生他气好不好?”唐文莉不请自来,主动过来跟林兰兰解释,因为着急,眼眶发红,要哭不哭的样子,楚楚可怜。

“唐文莉同志,你跟她解释这么多干嘛?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歪,再说了,我的事情还轮不到她管。”梁其友一脸不在乎林兰兰的表情。

“兰兰不是梁厂长您的娃娃亲吗?”唐文莉善解人意,语气自责,“兰兰因为这事跟您闹的话,我就真的太对不起您了。”

“什么娃娃亲?我又没承认。”烦人的狗皮膏药,他早就想撕掉了。

娃娃亲这么快就掰了,对林兰兰来说,不就相当于天塌下来了吗?而且当这么多人面,林兰兰以后还怎么做人?

虽然有一点可怜,但更多人觉得亢奋。

一时间,所有目光转向了林兰兰,以为她会哭,她会闹,结果,她在喝水,察觉大伙看她,也不慌,慢吞吞地将水壶拧紧,挎回身上,歪了,仔细摆正。

众人:“……”

一破水壶,稀罕得跟宝贝似的,她是不是受刺激疯了?

林兰兰抬了下眼,表情有些木讷地问:“所以娃娃亲退了?”

满不在乎的语气,甚至有所期待,让梁其友噎了一下,她不该这个反应的。

不等他回答,林兰兰微微侧过身,面不改色地问夏辰安,“同志,请问你搞对象吗?”

众人:???!!!

***

夏辰安回到家,天已经黑严,堂屋点着灯,夏母跟夏家大嫂李玉珍坐在灯下缝小衣服,长途跋涉搬家,没敢带太多东西,想着来了后补办,到延市发现环境大不如意,眼看大儿媳就要生了,还没两件像样的小衣服,委屈了谁也不能委屈孩子。

搬来也有小半个月,夏母每天都在给孙子缝制新衣服,说是新衣服,用的却不是新买的布料,而是家里大人的旧衣服,挑出柔软不伤皮肤的料子改成小衣服。

夏母出身好,嫁得也好,活了大半辈子,几乎没吃过什么苦头,此前甚至没动过针线,跟大儿媳现学现卖,半路出家,居然还像那么一回事。

小老太太心态也好,他们家只是上交厂子,别人都是全家下放,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,政府还给这么好机会,支援祖国大西北建设,一旦有所成,那就是光宗耀祖。

最重要的是,她那个不成器的小儿子,确实需要好好锻炼一下。

看到小儿子回来,夏母起身迎上去,手里拿了件小肚兜,边往夏辰安身上比划边问:“吃饭没有?”

肚兜是小碎花,在他一大爷们身上比,虽然古怪,夏辰安却不嫌弃,单手插兜,嘴角一勾,笑得邪气:“妈这手艺可以啊,也给我做两身呗。”

夏母轻斥他不正经,小伙子穿什么肚兜,见他单手插兜里,不由分说一把拽出来,“站没站相,哪有厂长样。”

夏辰安不以为然,又将手插回去,顺带抖了抖腿,嬉笑道:“谁规定厂长必须人模人样,像我这狗样子就当不了厂长吗?”

“你才狗,你全家都狗,”夏母脑子一热,气糊涂了,骂完反应过来,拿他没有办法地摇头,又问:“到底吃了没有?”

夏辰安摇头,开玩笑道:“厂工会太抠门了,组织联谊不管饭,一大群人饿着肚子跳舞,跳到一半饿晕一大片。”

满嘴跑火车,夏母翻了个白眼,不信他的话,也没想理他,摸了摸留给夏辰安的饭菜,冷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断桥 杂交系灵植修仙 火影:开局奖励七代目 重生后转头嫁给渣男他哥 飞扬年代:从返城知青开始 龙只想水群,不爱待在洪荒 六年后她生的三个缩小版大佬炸翻了集团免费阅读无弹窗 随军时不屑一顾,改嫁你首长慌啥 段明曦萧沐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惨死重生全皇朝跪下叫祖宗段明曦萧沐宸小说全集
返回顶部